行者无疆

信息发布时间: 2014/6/12 17:31:00    阅读次数: 5765

月圆之夜,地球之巅,茫茫风雪掩盖了返回营地的痕迹,可你却只想和红色的觇标偎依在一起,矗立着测绘人至高无上的气魄和担当。你把艰苦留给自己,把孤独留给了妻子。可珠穆朗玛的女神都眷顾你,让你和国测一大队的战友们,带回了8844.43米的灿烂与荣耀。


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党组成员、副局长李维森(左)为张建华颁奖。

张建华出生在甘肃省通渭县的一个贫困山村,那里降水稀少,村民每天挑水需要来回走一个小时。第一次高考失利的张建华,回到父母身边从事农业劳动。村子里的老人说:村后是土山,长不了大树,风水不好,村子里出不了大学生。在不通电的山村里,张建华利用农作的空暇时间在微弱的煤油灯照下读书、演算,终于成为村子里解放后的第一位大学生。老人们激动万分,发动全村人在土山的豁口砌起了一道土墙,说是圈住张建华给村里带来的好运气。

从武汉测绘科技大学(现已并入武汉大学)地籍测量与土地管理专业毕业后,1996年7月,张建华来到了位于陕西省西安市的英雄测绘大队——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第一大地测量队工作。在这个以“热爱祖国、忠诚事业、艰苦奋斗、无私奉献”为核心的测绘精神的诞生地,在这个常年跋涉在高原与荒漠、山川与河流之间,用青春和生命在祖国大地上测天量地的队伍里,这种测绘人特有的精神渐渐地成为了与他自身难以分割的一部分了。

为了那写在教科书上的数字

大学毕业后,张建华立刻和家乡默默支持他的未婚妻结了婚,没有像相邻村里的年轻人一样考上大学就和村里的女友退婚,他的举动赢得了全村人的赞赏和尊重。

1998年,张建华接到组织通知,要他参加珠穆朗玛峰高程复测任务,这也是他第一次走进青藏高原。赴藏前夕,他把即将生产的妻子从西安送回了贫困的老家,自己义无反顾地奔赴西藏测区。

初到雪域高原,强烈的高山反应袭扰着他,强烈的紫外线将他的皮肤灼伤,这位身高1米8的西北大汉,头疼欲裂,没有食欲,走路直喘,体重减了10斤。但那时最让他牵挂的却是就要临盆的妻子,由于老家村子里没有一部电话机,自己流动作业,也无法收到妻子写来的信,和家中的信息无法沟通,张建华只能把对亲人的满腔思念深深地埋藏在心底。他只知道自己马上就要当父亲了,但孩子哪一天出生,是男是女,他全然不知。

当张建华风尘仆仆地收测,赶回老家时,才知道儿子已经三个月大了,妻子是在家里的土炕上生下了孩子。由于家中拮据,去不起医院,妻子坐月子时一直喝的洋芋汤,连一口炖老母鸡汤都没能喝上。张建华除了当父亲的喜悦,更多的是对妻儿、对父母的愧疚和亏欠。妻子体谅地说:“爸爸给你取名建华,就是要你报效祖国,建设中华!好男儿四海为家,不要惦记家里,你就放心地去工作吧。”望着善解人意的妻子,这个刚强的汉子忍不住潸然泪下。

2005年,张建华时隔7年后再次踏上了复测珠峰高程的征途。当时,世界上许多国家都十分关注珠峰的测量,尤其是1975年我国首次测量珠峰高程后,国外围绕珠峰高度的争论就从未停止过,我国发布的珠峰高度数据甚至受到了国外同行的质疑。为了迎接这些挑战,同时鉴于测量珠峰的科学价值,国务院决定对珠穆朗玛峰进行一次精确的高程测量。

为了圆满完成珠峰高程复测任务,在出测前,担任综合交会组大组长的张建华,组织10余名组员,在三九冰雪天气中苦练精兵,培训学习各项规范和设计书,并组织编写了本组的5项作业流程指导书。

3月28日,张建华带领三个GPS观测组从日喀则出发了。一路上,大家被西藏的传奇与神秘所吸引,他们看到成群结队的藏羚羊、黄羊、野驴、野马,还有清澈见底、波光粼粼的湖泊……

两天后,观测组终于到达了尼玛,恶劣的天气包围着他们,连续三天的风沙打消了他们生火煮饭的念头,他们无处藏身,只有躲在车子里,三天的口粮只剩可数的几个苹果。当4月2日,各组完成观测回到申扎县,大家终于吃上了“可口”的饭菜,饭桌上,队员章铮给他母亲打了电话,只说了一句:“妈!我把藏北测完了……”就哽咽着再也没有说下去了。近一周作业的日子,大家的脸上没有了刚出发时的兴奋,张建华一边安慰大家,一边偷偷地擦去控制不住的泪水。

在行进藏北的路途中,经历了不少的坎坷,穿越了数不清的河流、湖泊、滩涂。有一次,遇上了一条30多米宽的河流,经过再三考虑,只有通过这条河才能到达目的地,可河水到底有多深?谁心里也没个底。3月底的藏北,河面上大都结着冰,河水冰冷刺骨,作为大组长的张建华毫不犹豫地卷起裤腿走进了河水中探路,在他的引导下,车辆安全驶过了河流,等他上岸时,双腿冻得通红,脚趾已完全失去知觉。

呈巨型金字塔状的珠穆朗玛峰,在藏语中有“女神”之称,威武雄伟,昂首天外,四周地形极为险峻,气象瞬息万变。为了攻克下海拔6300米的西绒布观测点,张建华身先士卒,先后4次上到了峰顶交会中最困难的西绒布观测点。

4月28日早晨,晴空万里,珠峰依然静静地俯瞰着群山。6点多钟,张建华带着单增和索拉两位藏族雇工出发了,这已是他第二次踏勘西绒布点了。他们先是从艰险的西绒布北坡绕道来到了西绒布点。中午,当他正在点上作业时,天空骤然黑云密布,狂风大作,气温急剧下降,寒冷刺骨,霎时间整个珠峰被牢牢包裹在风雪之中,能见度只有一两米远,仿佛进入了黑暗的冰雪世界。危险一步步向他们袭来,但当想到使命的光荣、领导的信任、嘱托和同事们的期待时,张建华内心只有一个信念:一定要活着出去!

为了生存的希望更大,他把所带干粮都让给藏族雇工吃,希望他们有更多的力量带他走出去。但是,此时的张建华心里明白,其实更大的挑战还在后面,他们返回时必须为下次上点探一条安全、快捷的路。这条路他在1998年就曾经走过,充满了艰险,单只是那条10米宽的冰裂缝和一条30米长、坡度几乎超过60度的悬崖就足以让人望而却步了。历尽千难万险,张建华终于给冰裂缝和悬崖处都固定好了攀爬的绳索,他的手套、裤腿上都结满了冰碴,胡子、睫毛上也结出了“冰棍”。

此时,在大本营、二本营的同志也通过对讲机一直在呼唤着张建华的名字,可他仿佛消失在了茫茫的雪海中,无声无息。晚上9点多,一路摸爬滚打,他终于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了二本营驻地。迎接他的所有队员都流下了激动的泪水,大家都说:建华,好样的!

自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国测一大队先后有36名职工和10多名雇工倒在了测绘路上。这些牺牲者中间,无论是壮烈的死,还是无声无息的死,没有一个被追认为烈士,甚至大多数人死后连一块墓碑也没有。张建华走过来了,比起前辈先烈,他是幸运的。

10月9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新闻发布会,时任国家测绘局局长陈邦柱公布了珠穆朗玛峰新高程为8844.43米,原1975年公布的高程数据8848.13米停止使用。


在西绒布跨河水准测量中。

用双脚丈量祖国大地

测绘人就是这样,他们饱经风吹日晒,粗犷一如高原戈壁,而一旦停下脚步,对着仪器读数,他们的细腻专注不亚于绣花姑娘。仅就国测一大队而言,自建队以来,全队徒步行程5000多万公里,相当于绕地球1200多圈,为共和国立下了汗马功劳。张建华作为其中的一员,每年平均出测时间长达280天以上,完成年平均工日超过350个,这当中,有常人难以忍受的艰苦和危险,更要有无尽的忍耐与付出。

在927一期工程和国家现代测绘基准体系基础设施建设一期工程中,张建华担任中队技术负责人。他严格按规范要求,牢牢把握产品质量关,高质量地完成了无人岛普查40多处、跨海水准测量4个、18个岛礁控制点的选埋和观测等工作;内蒙古、青海、西藏、新疆等地区的国家一等水准路线选(补)埋2.27万公里,新埋国家卫星定位大地控制点260座。在资源三号卫星几何检校项目中,他克服重重困难,完成了太行山、河北安平、黑龙江肇东、内蒙古托克托人工靶标铺设和像控点测量工作,为国家开展资源三号卫星在轨测试提供了精确的控制数据……

2004年,张建华参加了青岛市土地调查基础控制测量GPS观测项目,作为骨干技术人员,他不仅要负责数据的采集、下载和汇总,还要进行数据的拼环、平差和解算。

他和同志们每天5点钟就离开住处,奔赴青岛市区的各个测量点,一干就是一整天,拖着疲惫的双腿回到住处后,还要对数据进行内业处理直到深夜。那期间,张建华每天只睡四五个小时,在青岛市繁华热闹的衡阳大道十字路口,和他一起工作的许龙洲居然在车水马龙的工作现场睡着了。

看着如此辛苦的同志们,张建华非常心疼,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他决定自己编写程序,开发一些小软件。每天外出时,他要多拿一块5公斤重的电瓶,还要背上笔记本电脑和一张小凳,8小时GPS测量中,他就坐在点位旁专心致志地研究程序,反复测试、修改。通过不懈努力,他在一周内开发出了6个小程序,极大地提高了作业效率。

一天下午,张建华和司机去接在海边测量的尤亚坤,突遇瓢泼大雨。为了让队友少淋雨,张建华便快步跑向测量点,谁知大雨中突然蹿出一辆逆行的摩托车,一下把张建华撞出好几米远。此时的张建华感觉天旋地转,嗓子眼发咸,当他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失控的摩托车翻滚着,又重重地砸在他身上,他腿上鲜血直流,无法站立。司机和尤亚坤赶忙送他上医院。在医院仅住了两天后,张建华就再也呆不住了,他不顾医生的劝阻,积极要求出院,继续投入到他未完的工作中。

2009年,张建华来到重庆,实施数字重庆地理空间信息定位基准建设项目,他主动请缨,承担了老点普查(寻找山顶的老三角点)这一项异常艰难的任务。由于天然林保护工程的实施,当地人已不上山砍树和采药,几乎每一座山都无路可走,野猪时常出没。在重庆黔江的酉阳山,他清晨6点就出发,本想很快就可以到达山顶,谁知爬上去却用了6个小时。找到测量点后,还要将点位周边的树冠砍掉,以保证接下来的GPS观测不受影响。于是,张建华攀上树木,85公斤的体重压得树枝直晃,他砍完一棵再攀上另一棵,汗水一遍又一遍地浸透了他的衣裤。

在万州区的大包山,张建华雇了一名向导,不料一开始上山就钻进了荆棘丛,不一会儿,就将两人的衣裤挂破了。远远看去金色的麦田,走到跟前才知是黄色的竹林,二人奋力分开竹子向前趟,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到达山顶,谁知三角测量点早已被破坏了。可这时天色已渐渐黑了下来,哪里找得到刚才上山的路啊。他们在遮天蔽日的山林中瞎闯,向导两次滑进野猪窝中,张建华的双腿被划出一道道血口子,手掌也鲜血直流,他赶忙通知在山下等待的司机赵祥江打开车灯指引方向,可在密林里根本就看不到公路上的灯光。张建华又打电话让司机按喇叭,向鸣号的方向前进,两人跌跌撞撞地从几十米高的护坡陡坎滑落下去,连滚带摔,出溜到路上。

当赵祥江看到张建华时,他下身只剩一个三角裤头,撕破成布条的长裤已不知何时丢失了,张建华清理着双腿一道道的伤口,想起了电视剧中殷纣王让犯人抱着一捆荆棘在地上打滚的刑罚,那滋味可能就是他现在的感受。当汽车从崎岖的山路开到县城时,已经凌晨4点了。

在那特殊的一个月时间里,作为GPS观测任务总指挥的张建华一直都没有刮胡子,睡觉也是和衣而卧,随时做好了接听电话进行调度,连夜指挥测量小组搬迁施测的准备。他带领着队员们奋力拼搏,终于下赢了由560个控制点和30多个三角点组成的重庆巨大“棋局”,完成了国测一大队遇到的最复杂、最困难基准控制网选建任务。

测绘儿郎走进非洲

20世纪90年代,由于国民经济结构调整,国家测绘计划锐减,国测一大队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困顿与艰难。然而,这支英雄的队伍再一次展现出他们的可贵品质——不等不靠,不屈不挠。在完成国家指令性计划的同时,他们不仅在国内积极开辟市场项目,而且还走出国门,在国际测绘市场闯出了一片新天地。

2006年10月,张建华被任命为大组长,远赴非洲实施阿尔及利亚东西高速公路测量项目,第一次走进非洲,他们就在深山密林、烂泥沼泽、荆棘丛中苦战了四个多月。每天天刚蒙蒙亮,他们就整装待发,奔赴各个测量点。进入12月,正是这里耕地播种的时候,大部分庄稼地都被拖拉机翻犁过一遍,几场大雨过后,庄稼地里特别泥泞。而测量点位基本上都埋设在庄稼地里,汽车无法到达。张建华带领着大家全凭两条腿,身背30多公斤重的GPS接收机和脚架,脚底粘着厚厚一层泥巴,每天跋涉几十公里路程。

而此次测量项目中,张建华所在组承担了9个标段中最特殊的两个标段,队里还交由他全面负责其中的外事、安全、生产、质量和财务等工作。这两个标段位于首都阿尔及尔以东的山区,由于当时阿尔及利亚国家政局不太稳定,这里常有恐怖分子出没而且埋有地雷,一直被认为是阿尔及利亚最不安全的地方,进入这一地区必须要有阿政府的批准函。直到2006年12月23日,他们才终于等到了阿政府的批准函,当地政府同时还派出了荷枪实弹的国防军,戴着钢盔、穿着防弹背心前来进行保护,两名军人与一位我方的测量人员同行。而此时,距离该标段项目完成时间却仅仅只剩5天了。


在阿尔及利亚开展公路测量。

时不我待,队员们连夜开始准备,把标石装满车,将仪器设备归整好。12月24日早晨6点,队员们准时起床。可推开窗户一看,傻眼了。窗外飘着密集的雨线,雨中还夹杂着黄豆大小的冰雹。眼前的一切就像一盆冰水,把队员们浇了个透心凉。可5天时间稍纵即逝,每一天都珍贵如金,怎么办!经过短暂协商,张建华宣布:工作正常进行。

在这样恶劣天气和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工作,张建华还是头一次遇到,心里忐忑不安,但他清楚,这时作为大组长,他必须身先士卒。他安排同志们跟在他身后,由阿尔及利亚军方的工兵用探雷器在前面小心翼翼地开路,遇到地下有不明物体,工兵便用石灰撒出圆圈,插上小旗,这种情景张建华只在电影里看到过,但眼前却是真的。

测区里到处是大片的灌木丛和成片的烂泥滩,汽车无法到达选好的点位,队员们只好抬着六七十公斤重的标石,穿行在齐膝深的灌木丛中,稍有不慎就会被灌木坚硬的刺刺伤。更麻烦的是烂泥滩,在上面行走,就像掉进了强磁场,队员们每走一步都要费很大的力气。队员们顶着寒风,冒着大雨,抡着镐头,挥着铁锨,一个点一个点地挖坑埋石。

为了能顺利开展工作,张建华白天要出野外,用英语和手势与国防军进行沟通,带头到最危险的地区作业,晚上回来还要整理数据,安排第二天的工作,他常常一边吃饭一边思考下一步的工作。在阿尔及利亚的日子里,每天能安心美美睡一觉都成了他的奢望,由于工作的操劳,原来浓密的头发迅速变得稀少了,他都没发觉。

17公里路线,50多块标石,50多个点的控制测量,5天时间全部完成。当地的老百姓竖起大拇指:“这些中国专家一边操作高科技仪器,一边还要冒雨挖坑、埋石,什么都干,真难得!”担任护送工作的军人在最后一天和队员们分手时,主动提出和队员们合影留念,他们敬佩队员们忘我的工作精神,说:“从来没有见过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像你们这样不顾一切工作的。中国人,了不起!”

坦荡无私,赤子情怀。与测绘结缘近20年来,张建华4次进藏,参加了数字城市建设、全国大地水准面精化、资源三号卫星靶标铺设等一批国家重大测绘项目,一次次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先后荣获全国测绘系统先进工作者,在珠峰复测项目中被国家局授予二等功,多次获得省部级先进和科技创新表彰。

测绘被人们誉为开路先锋,但这除了褒奖,更意味着率先吃苦,率先拼搏,率先奉献。为什么他们偏爱测绘这一异常艰苦的事业,又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们扛起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大旗?张建华以及像他一样默默奉献在测绘地理信息战线上的职工给出了答案,那就是对测绘精神的传承和对祖国改革发展事业的责任,他们默默无闻、任劳任怨地用自己的心血与汗水,表达着他们对事业的执着和对国家、对人民最深沉的爱,续写着测绘精神新的篇章。

打印】 【 关闭
陕西测绘地理信息局(陕西省测绘地理信息局) 版权所有
地 址:中国.西安友谊东路334号 邮编:710054 电话:029-87604009,87604088 传真:029-87604011 Email:bgsshasm.gov.cn
陕ICP备05008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