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日报:白芝勇:“最美青工”的美丽人生

信息发布时间: 2014/6/12 17:28:00    阅读次数: 7162



   

谁都不能否认白芝勇的帅气。

浓眉大眼,干净的皮肤,搭配比板寸稍长的发型,讲话思路清晰,细节丰富,让人平添几分好感。

仔细去听眼前这个帅气青工的故事,倒是让人为这份帅气多了几分心疼。作为中国中铁一局五公司的一名施工测量技术人员,常年野外测量的工作,竟然常常要与毒蛇、毒虫遭遇,搞不好还会在大山里迷路,这样的艰苦环境,倒没有在这张帅气的脸上留下可观的痕迹。

白芝勇没想到,自己在35岁时,当选由共青团中央组织,网民投票产生的“最美青工”。

什么样的人称得上“最美”?白芝勇15年的职业表现回答了这个问题。

美在坚持

1999年,技校毕业的白芝勇进入中铁一局五公司,成为一名普通的工人。

那年,他被派到广州的一个工地,绑扎钢筋笼整整三个月。

城里长大的孩子,没干过那么苦那么累的活儿。最要命的是,一次下工回驻地的路上,误入了一个泥沼,“当时,人就往下陷,最后直到没过了肚脐,才停下来”。眼看着有点生死一线的味道,白芝勇说,那十几分钟,内心觉得好酸楚,一堆的“如果”冒出来,好像一下子明白了人生的道路究竟要怎么去走。

一个人挣扎着从泥沼爬出来后,白芝勇就去报名参加自学考试。这是他当时能够立刻行动的“努力”。而真正的努力,这之后伴随着他职业生涯的每一天。

从绑扎钢筋到入行测量,白芝勇努力着让自己能够一技傍身。一组测量仪器,站在它面前对着镜头观测、记录,貌似简单的活儿,想要干好也并不容易。

测量,被施工者们比喻为掌握方向盘的司机。铁路施工中,设计院给的数据是笼统的,但一条隧道从山的具体哪个位置开打,走向把握以及最终从哪个点出山,就全靠测量工作。

他们总是最先到工地的人,很多时候项目部都还没建好,测量队就要赶紧开始工作了。“所有人都等着你的数据才能开工。”白芝勇脑子里装着好多故事,都是在山里干活儿时的遭遇。

2008年的夏天,公司承接的项目在武夷山,像往常一样,白芝勇和他的队友们背着15公斤重的测量仪器就上山了。灌木丛不高但很密,南方潮湿天气下的山里,各种没见过的毒虫到处都是。晚上,被毒虫叮咬的地方开始发作,奇痒。“那种痒,真是太难受了。医生都没办法,只能忍着。有人实在忍不住,就拿热水烫发痒的地方,就为了能让皮肤麻木一会儿。”

还有一次,白芝勇遭遇蚂蟥。“发现的时候蚂蟥已经进到腿里有一半身子了,要是没经验使劲拽,可就惨了。”那次,白芝勇坐在地上,使劲儿拍那条腿,整整拍了半个多小时,腿都快没知觉了,才把蚂蝗弄出来。

苦吗?白芝勇说,那是真苦,有时候受不了了,就会发狠说,再也不干了,可是,“第二天,照样个个都背着仪器上山,这就是工作。”

有时候,苦是工作的需要。有时候,苦却是在强烈的责任心前,白芝勇主动的选择。

有一年,白芝勇做了一个小手术,刚出院,一个重要项目上马,公司测量队极度缺人,他就主动要求上一线。

原本想着,只要小心点手术伤口应该没事,但到了野外作业,小心都成了空话。在不断折返一条河的测量中,为了节省时间,测量人员都是趟河。在两个石头之间,白芝勇有预感,可能跳不过去了。“那时候,不跳也得跳,不然,一绕路就太远了。”白芝勇回忆,结果,真的一下子就掉进了水里,隆冬季节,伤口沾上了水,很疼,“只有咬牙挺着,等晚上回到驻地再处理。”

10多年,白芝勇经历了太多的工程。

哈大线上的冰天雪地,京沪线黄河桥上的卧冰测量,西汉线上的失足被水冲,洛湛线上的迷途不知返,兰新二线建设中战斗沙漠戈壁 ……每个工程都有好多故事,最终,他总结,测量人就要吃得了苦,耐得了劳;忍得了饥,挨得了饿;爬得了山,过得了河;跨得了沟,穿得了林。

“坚持吧,干什么事都要坚持,不要半途而废。”白芝勇在有关什么是“最美”的回答里,他第一个提到的便是坚持。

美在学习

“在亿万奋战在基层一线的青年职工中,是否有让你敬佩的青工典范?他们爱岗敬业、苦练技能、努力创新、甘于奉献的职业素养和职业品格是否让你深入感动?”

这是共青团中央组织网络票选“寻找最美青工”的一段前言。如果问白芝勇的队友,身边这位“最美青工”,究竟哪里最美?他们总会最先说——“爱学习”。

白芝勇刚开始接触测量专业时,根本连测量仪器碰都碰不上。

“那个时候我们工程测量用的全站仪是日本产的拓普康312,一台仪器十几万元,在那个工地上都金贵得宝贝疙瘩似得,我们这些小字辈哪有份儿碰。”白芝勇就“曲线救国”,经纬仪太金贵了,水准仪却是可以用的,他就开始用水准仪练习。白芝勇都是在每天下班后别人都走了,把水准仪抱到办公室,利用地面、椅子、桌子形成高差,用钢卷尺将高差量出来,然后用水准仪去测。一次次地反复操作,慢慢地有了手感,也对仪器有了直观的感知,最后一直练到信手拈来就准确无误为止。

在公司附近的河堤上,同事们总会发现白芝勇的身影,一有空他就练习测量, 用他自己的话说,“找手感”。

这样的手感在实际操作中非常重要。五公司以善打难、险、长、大隧道而在业界著称,施工进行中,测量队也要定期对工程进行测量把控。在隧道里,光线很暗,掌子面在施工,放炮打眼的令一道一道催着测量人员赶紧结束工作,这手感就是效率。

除了外业的测量手感,内业(室内作业)计算测量数据,也有很多窍门。“如果一点点用计算器算,太慢。后来,我就琢磨着编个小程序,这样能提高运算速度。”白芝勇动脑子干活,这招在技能大赛时,派上了大用场。

2004年,白芝勇第一次参加由中铁一局举办的测量工技能大赛。

个人比赛时,有一项是大地四边形测量和计算,计算量非常大,加之计算器功能简单,要在一个小时的比赛时间内完成可能性非常小。当时白芝勇就有点着急了:第一次出来就没做好那以后岂不是一点机会都没有了?白芝勇就在那里琢磨怎么更合理地使用手头的卡西欧4800计算器。这一琢磨,还真琢磨出名堂来了:他发现能够在计算器编一个很小的程序,快速完成计算。半个小时后,白芝勇的程序编制出来了,数据输入,确定,几分钟后,结果出来了。

整个比赛他总共用时32分钟。这结果,让在场的裁判和出题老师都不能相信,专门在总结大会上让白芝勇谈谈自己的思路。这一次,初出茅庐的测量新兵,开始展露锋芒。

这之后,从一局比到中国中铁总公司,又从总公司比到全国,在各种级别的技能竞赛中,白芝勇锻炼自己的同时,也细心地向优秀的同行学习着。最终,于2010年,在国资委、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主办的“中央企业职工技能大赛工程测量工决赛”中获得银奖。

白芝勇明白,自己虽然没有过硬的学历,不能改变的是过去,而创造未来的权利依然掌握在自己手中。于是,他自学考取本科学历,不放过每一次能够学习的机会。那个最初在生死一线中,想要一技傍身的信念,始终推着他往前走。 如今,他下一个目标是,尽快考取注册测绘师的资格。“这个很难考,我们公司测绘队60多个人里,目前只有两位拿到了这个资格。”白芝勇说,“还有时间,总之,最终是要考过的。”

2013年10月,在全国两亿青工中,白芝勇脱颖而出当选百位“最美青工”,又因其出色的履历,荣获特别关注“最美青工”,从而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什么是最美?白芝勇用坚持与学习,阐释着自己的美丽人生。

打印】 【 关闭
陕西测绘地理信息局(陕西省测绘地理信息局) 版权所有
地 址:中国.西安友谊东路334号 邮编:710054 电话:029-87604009,87604088 传真:029-87604011 Email:bgsshasm.gov.cn
陕ICP备050086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