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知公告
快速导航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党建·精神文明
字体:   背景颜色:杏仁黄 秋叶褐 胭脂红 芥末绿 天蓝 雪青 灰 银河白(默认色)
用地图见证一个国家的诞生
——阅读美国独立战争后第一张全国地图
    信息发布时间: 2017/4/21    阅读次数: 470     来源: 省五院     作者: 孟可

1783年9月,来自北美原英国殖民地区的代表和英国国王代表,在法国巴黎郊外的凡尔赛宫,签署了著名的“巴黎和约”,真正意义上结束了自1775年“莱克星顿枪声”以来,长达8年的北美独立战争,美国成为英国正式承认的独立国家。与此同时,该和约也通过文字形式,确认了当时美国东起大西洋沿岸,西到密西西比河,北接五大湖区,南至佛罗里达北界的疆域范围。仅仅6个月以后的1784年3月,一位来自康涅狄格州名叫亚伯··贝尔(Abel Buell)的雕刻师,制印完成并出版了一幅地图挂图,他给这幅地图起名为“最新准确版美利坚合众国地图”(New and Correct Map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North America)。二百多年后的今天,也许连亚伯·贝尔本人都没有想到,他的地图成为了公认的美国历史上第一幅独立后全国地图。2015年3月,在参观美国国会图书馆期间,我有幸近距离地接触并阅读了这幅具有重要里程碑意义的的地图。


美国国会图书馆正门外景


国会图书馆三维模型(来源:谷歌地球)

位于美国华盛顿国家广场旁的美国国会图书馆,成立于1800年,是美国最古老的公共文化机构,也是世界上最负盛名的图书馆之一。在国会图书馆卷帙浩繁的文献资料之中,有超过520万份世界各地不同历史时期的地图、80000多份地图集、超过6000本地理书籍和数量巨大的地球仪模型,它们一同构成了国会图书馆中主要的馆藏分部——地理与地图部。


正在进行中的“早期美国的发现与探索”专题展览


馆藏北美地区早期地图和地理书籍

时值美国东部寒潮期间,清晨的寒风中夹杂着飞扬的雪花。原本国会图书馆只是我参观美国国会的前一站,计划的时间很有限。但是当我推开图书馆厚重的木门进入主厅,眼前映入一幅幅被精心展示的历史地图时,我就立刻被这里的氛围所吸引。那时国会图书馆内正在进行一场名为“早期美国的发现与探索”的专题展览,而其中最主要的展品,除过一些极具时代特色的雕塑和绘画,就是一幅幅早期地图和航海图。作为地理大发现时代以来最重要的信息传递媒介,在展览主办者看来,地图作为标志性物品无疑最符合那个“发现与探索”年代的主题。在整个展厅中,占地面积最大的一个展品,是国会图书馆“镇馆之宝”之一,被誉为“美国身份证明”的《马丁·瓦尔德泽米勒世界地图》。这部由马丁·瓦尔德泽米勒完成于1507年的法国,由12张分区地图拼成的1.6乘2.4米的巨大地图,当年是用来集中反映那个时代诸多航海家的发现与成就。但这部地图之所以会被美国人视若珍宝,不仅在于它清晰地描绘了美洲的位置和轮廓,还反映出了美洲与欧洲、亚洲、非洲间的相互联系,更是因为图上第一次用“America”这个词语标注这片土地。而国会图书馆为了收藏这幅地图,前前后后用了一个世纪的努力才从国外成功购回。


展出中的《马丁·瓦尔德泽米勒世界地图》

徜徉在一幅幅珍贵的地图之间,时间仿佛都不知不觉变慢了许多。如果说1507世界地图是“镇馆之宝”。那么此次展出的特别展品(Special Item)——亚伯··贝尔1784年《最新准确版美利坚合众国地图》就是“一颗璀璨的明珠”,而且这颗明珠还并不被国会图书馆所拥有。因为随着岁月的流逝,加之当时制印数量极少,目前这幅地图只有七份存世。两份现保存在英国境内,一幅留存在西班牙,三份分布在美国几所著名图书馆和历史研究机构。而其中保存最为完好的一幅被私人所拥有,经过国会图书馆多年的协商,地图拥有者同意其保存并公开展览,并且地图拥有者也希望馆方能够通过现代测量技术,最大程度使地图相关信息数字化,从而更好得用于学术研究目的。


被精心陈列的亚伯·贝尔1784年出版地图

走近这幅如今被妥善放置于惰性气体展柜中的地图,在周围柔和的LED光源照亮下,让人仿佛能够穿过了二百多年的岁月,回到那片刚刚经历过战火洗礼的土地上。在我看来,1507世界地图,带给美国人的是地理意义上被承认的惊喜,而1784全国地图,则更多带来的是从政治经济社会层面上,象征着真正独立的自豪。虽然至今美国的独立日被定为1776年7月4日,那一天在费城的第二届大陆会议上,《独立宣言》被各州代表签订。但那时独立战争还在进行当中,美国各州之间因为领土界限和联邦政府职能之间还争论不休,这样的动荡时期也一直造成全国性地图的缺位。而直到巴黎和约的签订,久违的和平终于降临。所以不久后1784全国地图的出版,透过历史的时光隧道回看,就像是一次新的“独立宣言”,昭示着这个新生的国家展现给世人的骄傲姿态。


地图区域概览

仔细阅读这幅珍贵的地图,通过制图者丰富的地图符号和文字指示,人们可以清晰地获知那时国家成立之初十三组成州府的分布,还有与周围仍处于殖民地区域的关系情况。如果可以观察的更仔细一些,就能发现其中众多有意义的细节。熟悉古代西方地图的人都会知道,很多地图都会有相当的面积用来作为装饰区域,表明地图的名称、作者还有制图日期,在这些信息之外还会有很多精美的图饰。这些与时代艺术风格息息相关的装饰,不仅起到了美化地图的作用,其间所包含的历史、神话和寓言等内容,也对后人通过地图研究来还原当时的政治社会文化氛围,有着很大的帮助作用。


亚伯·贝尔地图精美的地图装饰区域

在亚伯··贝尔的地图中,人们会看到这样一幅装饰图案。通过图书馆文字的解释,人们能从其中每一个细节设计中读出制图者的用心之意。

 
装饰区域截图

以不同于人们印象中形象出现的自由女神(符合当时美国人着装风格),在树下端庄的坐着,她的脚下作者刻画了美国的独立日期。在自由女神手中的长杆上,顶着一只弗吉尼亚帽(无边的设计又称作自由帽),寓意着人民从奴役中逃脱。图画上半部分是第一次在地图上出现的美国国旗,十三颗星星与条纹代表着美国最初宣布独立的十三个殖民地。旁边两个欢庆的天使和一轮新生的太阳则象征着革命的最后胜利和一个新兴国家的诞生。小天使手中捧着的画布上,是当时代表康涅狄格州的印章图案(亚伯··贝尔曾制作过大量图章,相比起制图来说,雕刻才是他的老本行),来表明制图者的故乡。


地图底部用双经线衡量图上距离

将视线移回图内,这幅地图也使用了制图常用的经线和纬线来大致标示距离。有意思的是,因为本初子午线起始于英国的格林尼治,而美国刚刚才摆脱英国的殖民统治。所以亚伯··贝尔在图中对于经线表示采用了“双经线”模式。对于每一根经线分别标识出其与伦敦和费城(当时美国首都)间隔距离。既与当时世界主流制图方式接轨,也从一定程度上保留了这个年轻国家的“骨气”。而地图另外一处难能可贵的地方,就是在图内显著得体现出了当时美国大陆,以易洛魁人和切罗基人为代表的印第安人的重要存在......

 
地图区域细节截图

当然,早期地图也有着十分明显的局限性,亚伯.贝尔的地图也不例外。比如因为密西西比河再往西会是西班牙的殖民地,缺乏资料支持,所以贝尔在图上用未知领域来表示,他含糊的写道:平原会一直延伸到海边。这片土地直到不久后的1803年才被探索和准确表示;并且不知是出于个人或政治原因,还是因为匆忙制图过程的疏忽,作者忘记标注了纽约州,尽管他标示清楚了这一片范围内的城镇、河流和湖泊;而且当时只能靠文字叙述描绘的边界会存在很多不准确的地方,比如亚伯··贝尔把自己的家乡画大了不少;很多的地名也与现在不相一致,比如对于弗吉尼亚州的标注,“Pennsylvania”写成了"Pensilvania"。这一点倒有因可寻,因为直到1890年,美国才第一次进行了全国范围内的地名标准化......

 
展出中的其它同时期历史地图

与亚伯贝尔地图同时展出的,还有早于它几年出版的多幅历史地图,研究学者相信,并非地理学家和探险家出身的亚伯··贝尔,一定是在集合前人大量制图经验和内容的基础上,在革命胜利后的第一时间,完成了这幅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国地图。

面对这样一幅珍贵的地图,人们不禁也会对地图背后的制图者感到关注。凭借近年来历史研究学者在各大图书馆和历史研究机构中的搜寻,终于渐渐还原出了亚伯··贝尔那段与他的作品地位并不相称的人生轨迹。今天的参观者能够借助地图旁电脑屏幕上精心编排的图片与文字,从空间和时间上感受他的一生。也许人们会很难想像,一个能够在身后留下被国会图书馆视作典藏的制图者,竟然是在贫困交加中离开人世,当年惨淡的收场与如今富丽堂皇的展厅,形成着再鲜明不过的对比:亚伯··贝尔的一生正式开始于康涅狄格州的一间金铺,多年的银匠学徒生活让他成为了一名熟练的雕刻工;他经历过因为伪造货币而被捕入狱,在被特赦后加入了渐渐兴起的独立运动;也因为债务危机远走他乡避难,在窘迫的生活中进入制印行业,出版了那幅伟大的地图;在此之后他的脚步并未停息,在依靠制作硬币(那幅地图因为普通人较难接收的价格而销量寥寥,没带来多少回报)积累了一些财富之后,50岁的亚伯··贝尔远涉重洋,前往英国进行纺织品贸易,并在回国后开了自己的棉花农场,同时继续着自己的银制品生意;但是却在日后因为经营不善等原因,重新陷入了贫困,并于1822年在救济所中去世.....仔细读完他的一生,人们也许会感慨,似乎制作那幅伟大的地图,只是他众多经历中的一个插曲,但却成为了后人回顾他一生中最闪光的时刻。他实在太过于普通,普通到难以企及同一时代的华盛顿、富兰克林、汉密尔顿和潘恩等人那样的高度,普通到一生总是在奔波与起伏中悄然度过......但是这份普通又是这样让人感到熟悉,仿佛他像极了我们生命中遇到的很多的人,或者说,像极了面前展柜的玻璃上映射出的自己。

 
富丽堂皇的国会图书馆

走出国会图书馆,彼时的雨雪已经停下来了,临近正午的气温也渐渐回升。漫步国家广场的树林间,我不断地思考着一个问题。我去过很多的博物馆和图书馆,所看到的是那些经过漫长时间荡涤所留下来的作品,往往印刻着来自帝王将相与先贤哲达鲜明标记。曾经无数的普通人,仿佛都静悄悄地消失在了岁月的大河之中,这似乎是一个被过去和今天的人们普遍接受的事实。的确,历史是一个太过于宏观的概念,它本身并不是用来改变,而是作为不断更新中的总结,带给每个人思索与启示。然而等到静心阅读过亚伯··贝尔的地图和他平凡的人生经历,我似乎能够感受到来自心底的一种力量,这份力量就像是一种牵引,可以将一个普通人与宏观的历史悄然联系。

如果一个人在他默默无闻的一生中能够真正有所创造,那么在纵横延伸的历史空间中,他就已经不再沉默。就好像一个站在大河旁的背影,朝向日夜奔流的河水中用力掷出自己的漂流瓶。或许等到未来的某个时机,有人会将它从岸边拾起,打开瓶塞,从而还原出你曾经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轨迹。

We all make choices , but in the end our choices makes us.

我们的一生都在作着选择,但最终是那些选择决定了我们的一生。

(注:本文地图细节图片来自美国国会图书馆开放数据库,部分文字翻译自展览说明)

  相关文章:
 · 宝鸡市开展“问题地图”专项自查工作 2017-10-18
 · 宝鸡市开展“问题地图”专项自查工作 2017-10-18
 · 省六院完成“问题地图”专项治理自查工作 2017-10-16
 · 陕西省地图管理办法 2017-10-11
 · 胡和平省长签署省政府令《陕西省地图管理办法》于11月1日起施行 2017-10-11
 · 测绘报:陕西省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地图管理办法 2017-09-29
 · 省六院同内蒙古地图院开展青年技术交流 2017-09-27
 · 省局调研指导铜川商洛两市“问题地图”整治 2017-09-25